十六洲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2章果断,却爱她(NPH),十六洲,啃书网TXT免费下载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上午九时许,警方在汉景大桥收费站发现一辆嫌疑车辆,遂对其检查。检查中,犯罪嫌疑人王某突然持刀劫持一名11岁的小女孩,并将另外一名儿童控制在车前挡风玻璃,与警方形成对峙。警方一方面调集警方谈判专家、特警、刑侦、交警等警力赶赴现场开展工作,另一方面迅速疏散车上人员,以及周围社会车辆。

沉教授刚用手机买完单,就看见了最上面的新闻推送,点开一看是本市突发的最新消息,里头主持人正劝导广大市民避开拥堵路段,尤其不要去事发地围观,要给警方和医院让出生命通道。

模糊的视频里是不少慌乱的百姓四处逃窜。

沉清越看完视频,指着视频里客车的画面问:“一般这种情况,警方会出动几个狙击手?”

“说不准。”颜焉正要取车,注意到视频里的周围环境,略微皱眉,停下脚步示意他,“教授你将视频再放一次。”

沉教授马上按了重播。

视频里,画面晃动地很厉害,看拍摄的角度应该是路过的社会车辆上的人员拍摄的,短短十几秒的镜头一会出现的是慌乱的人群,一会又切到事发车辆,最后停留在远处的树木上。

总的来说,这段视频并没有提供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。

沉清越见颜焉目不转睛地盯着最后几个镜头,是笔直到堪称小白杨的两排树木,便说:“这是杉树,你看出什么了?”

“现场环境对警方的狙击手很不利。”颜焉下了判断。

高速公路口的选址一般远离城市和村庄,为了隔音及美观,两旁还会布置隔音墙。燕北市因为地域特点及气候的关系,在隔音上选择就地取材,用的还是树干笔直,最长可以长到30米高的杉树。

杉树有个致命缺点,就是树干太过细长,能起到掩护作用的树叶全部集中在顶端,视频里的杉树至少有10米高,便是她在树上也要无处遁形,更别提身形要教一般人更壮实的狙击手了。

“边上如果没有民房的话,是不是只能躲在树上?”沉教授分析着,脑海里想了下树与事发车辆的距离,好像无法形成有利的射击角度?

他猜测问:“是这树太高了?”

颜焉没说话,招呼着他先上车。茶楼离学校就隔了一条街,当她将车开进学校,余眼瞧见沉教授还在琢磨视频,忍不住笑了,“这么感兴趣?“

沉教授关了手机,眉目英挺的脸上带着不认同的神色,煞是严肃,“我想知道,若是你在现场会如何处置。”

“不会比他们处理的更好。”颜焉一把将车倒进泊车位里,从车上烟盒里抽出一支烟,利落地点上火,抖了两下火星,懒洋洋的声音里能听出几分漫不经心来,“还真没骗你。警队的狙击手和我们不同,他们对于射击的精准度要求更高,为了保证人质安全,必须一击即中,又出于会误伤到群众的考虑,所选用的弹药也都具备低侵彻的特点。“

“我们就没那个功夫了,野外作战最远的射击距离能达到几百几千米,只要能打中,对方没死也算完成任务。”

毕竟伤兵更能拖累敌方的后勤保障,甚至因为救人心切,还能让隐藏中的狙击手暴露位置。

沉教授显然对这个区别感到好奇,“我还以为你们都喜欢一枪爆头?”

“哪这么容易爆头。”颜焉有点想笑,转头看见沉教授微微拢着眉心,难得学识渊博的沉教授也遇到了知识盲区,不由莞尔说:“打击胸部的成功率要高多了,傻子才去打头。”

清冷的声音里略带着一些调侃,是他们久违的相处模式,沉教授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神。恰在此时,颜焉有电话进来,沉清越看了下屏幕,声音徒然冷了一些。

“先接吧。”

颜焉却按掉了秦馥鸣的电话,看了下时间,“教授是下午的课?”

“对,你要来听吗?”

“可惜我等会有一个实验,中午不能和你吃饭。”

她的拒绝很是恰到好处,沉清越突然明白了她的潜台词,纵然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,可秦馥鸣的电话提醒了她,她已经要订婚。何况当初分手闹得如此不愉快,便是她现在单身也过不了他母亲那关。

横在两个人之间的阻碍非常多,而她显然没有意愿去改变什么。

沉清越平静地说了声好,一再被人拒绝,他也有骄傲和自尊。拉开车门,他面不改色地下车,却在真的要将门关上时,又弯腰叫了她一声。

“颜颜!”

颜焉回头,嘴里还含着一口烟。

他忍住了想要剖白的冲动,温柔地提醒着她,“一天半包。”

老男人的眼神执着又热烈,里头仿佛倒映着一条银河一般明亮,可他很有分寸,拿捏着不会令她讨厌的距离。

颜焉微愣,缓缓地说了个,“好。”

秦馥鸣在沉清越进办公室前堵住了他。

“我刚刚好像看见教授从我的女朋友车上下来。”秦馥鸣无惧沉教授迫人的气势,笑眯眯地问。

“我个人建议你最好不要问,”沉清越打开办公室,慢条斯理地从书架上取出一副眼镜,手帕将眼镜擦干净,不冷不淡地说道,“因为我的答案不会让你高兴。”

秦馥鸣笔直地站在门口,笑了声,“如果我这个时候打电话问学姐昨天去哪了,你猜她会怎么说?”

沉清越将眼镜架在鼻梁上,金丝框的材质将他骨子里的冷漠衬托得淋漓尽致,他的声音甚至不用刻意压低,就给人凌厉的反击,“她的回答不能改变昨天发生了什么。给你句忠告,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,她选择和你订婚,或许恰巧说明了她最不在意的人是你。”

秦馥鸣缓缓握紧了拳,然而开口,声音还是波澜不惊,“教授果然伶牙俐齿。希望我和学姐结婚那天,教授仍然能维持好风度来参加。”

“相信我,你等不到那一天。”沉教授面色冷漠,“没有其他事,我要备课了。”

“《刑法》第二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,涉嫌破坏军婚罪,可是要被处以叁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沉教授一把年纪了,可别晚节不保。”秦馥鸣后面一句话的发音咬得特别精准,他说完要和沉清越擦身而过,却被突如其来的咚一声叫住了。

那是黄铜做的拐杖用力按在地面发出的声响。

沉清越缓慢地走到秦馥鸣面前,他的喉结一滚一滚,说话间,一枚淡淡的吻痕格外鲜明,“你除了这个姓氏一无是处,哪里来的勇气和我挑衅?拘役?我拭目以待。”他说完,面不改色地请他出去,

秦馥鸣一瞬间有了后悔,他过早地亮出了自己的底牌,让自己处在了挨打的位置。他许久没有被人给过这么大的难堪,高高在上的沉教授只用了一眼就发现了他隐藏在心底的秘密,他刚才的眼神,仿佛在说:一只卑微到臭水沟的虫子也敢怂在角落里,精致地算计着自己的得失,你除了姓秦,又还有什么?

秦馥鸣毫不犹豫地走出去。

等颜焉再次看见劫持新闻的后续时已经是在晚上,秦馥鸣接上她就往部队去。

颜焉在车上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秦馥鸣手机上的视频,“你说子弹贴着绑匪的脸擦过去,一枪打中玻璃,一枪打中肩膀?”

“学姐是觉得没有狙击手能做得到?”秦馥鸣问得不动声色。

颜焉想像了一下当时的环境,拉着窗帘的客车,两个幼小的人质,还有四个穷凶极恶的歹徒,如果没有万全把握,哪个狙击手敢开枪,这万一准头不够,就是特大事故。

“警方那还有执法视频,指导员特意去拷贝了一份,让我们晚上回去观摩学习。”

“侦察营最近有考核吗?”颜焉突然把话题扯远了。

“有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后天早上,二、叁连做常规对抗训练,”秦馥鸣补了一句,“我下午刚接到的通知。”

颜焉别有深意地看他,“说吧,是谁来了。”

秦馥鸣正色道:“指导员没有透露。”

颜焉懒得再问,拿过车里最近几天他们的训练情况翻了翻,看了几眼,直接从口袋里摸了支笔出来,往几个名字那一划。

秦馥鸣分神一看,居然是在改二连的训练目标。

他努力辨认了一下,刚好看见陆野400米障碍训练的时间,被划掉,然后在旁改了一个新的时间。

直接缩短了十五秒,真狠。

两人刚到侦察营,一辆吉普越野车也正好要进去,侦查员登记了一下,又示意后方车辆出示证件。

颜焉摇下玻璃,正要出声,就见吉普车上跳下来一个男人,对方穿着黑色高帮军靴,长裤束在军靴里,长腿笔直,上身穿着一件军绿色作战服,肩膀上缀有两条金色细杠和二枚星徽,是个中校。

颜焉看了一眼,男人慢慢地摘下了墨镜,坚毅的双目犹如一把藏于鞘中的利剑,便是不动声色,都能寒气逼人。

对方慢慢伸出手,声音很冷,简单果断。

“老K,颜队长,我们好久不见。“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蓄意勾引(高H 校园 甜宠)

咕马

殊途同归(NP)

鱼子酱

梦洲(亲父女 h)

昭昭与朝朝

穿越女与重生男

鸢白

关于我在不同世界的做爱实录(高h,sm)

木木

心动藏不住(校园H SC 1V1)

沙丁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