鸢白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章60,穿越女与重生男,鸢白,啃书网TXT免费下载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“我……”

我犹豫着开口,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。

突然眼前突然一花,一道刺眼的白光直直切开了我与青年的距离!

“离她远些!!!”

少年夹杂着愤怒的声音传来,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剑光。

剑气削掉了魔修的一节雪发,他抬手将我往窗户里一推,背身挡在窗口,隔绝了我的视线。

“阙鹤,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?”

魔修的声音如同淬了毒一般恨绝,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瞧着他的背影。

他的后背挺拔宽阔,却因白发散披,似带了些癫狂。

该扎起来的才是。

不知为何我脑子里突然闪过这种想法。

有人朗声喊道:“宿华!同门相残乃宗门大忌!你本就犯错,如今还打伤众多弟子逃出思过室!再不收手,怕是谁也护不住你!”

宿华闻此,突然笑了起来。

他笑到肩头不住地抖动,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可笑的话。

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满是嘲讽道:“现在对我说同门相残是宗门大忌,不觉得可笑吗?”

他抬剑指向一个方向:“欺师灭祖之人,不也好端端地站在这里?”

“什么欺师灭祖?”

又有人开口道:“你果真是入魔疯了脑子不清醒!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再客气!今天不论生死,也要将你捉回!”

我虽看不到外面的情形,但也知道当下形势对于青年而言并不算好。

从对话中我猜测魔修曾也是名门正派,只是不知为何入了魔发了疯,伤了许多人。

而且他还和阙鹤有私仇……

我是阙鹤名义上的师尊,那和徒弟有仇,是不是就意味着与我也有仇?

那他来找我,是为了报仇吗?

思及至此,我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几乎是我脚跟刚落地,魔修便猛地回头看我,似是有些错愕。

他露出了受伤的表情,委屈的像被人抛弃了般:“寥寥?”

我站定在原地,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可我是失了忆,又不是失了智。

虽记不起从前,醒来后接收的所有信息又都是一团乱麻,但是再如何空白,总不能真跟着魔修走。

还是个背叛了宗门的魔修。

其他人见他分神,提刀便冲了上来!围攻击力,魔修一时避让不及,右肩挨了一刀,嫣红的血色瞬间染红了他的肩头。

他闷哼一声握紧剑柄,剑式大开大合,有横扫千军之势,将那一圈人硬生生逼退几步,便又忙忙回头看我,眼中明明灭灭。

空气中浮动着血腥味,他右边衣袖都血淋淋的,却感知不到疼痛一般,只执着地看着我。

他唤我:“寥寥。”

房门突然被推开,阙鹤正提剑朝我跑来:“师尊!”

我吃惊地看向少年,还未等我有所动作,窗外的魔修突然探进身子,长臂一捞,将我抱进了怀中。

阙鹤的声音因为焦急有些变调:“……宿华!放开她!!”

我被魔修从屋中带了出来,他将我的脑袋按在他胸前,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透过薄衫传递到我耳中。

魔修低头在我发顶蹭了蹭:“不要怕,寥寥,我这就杀了他们,为你报仇。”

我敏锐地察觉到他的气势变了。

如果一开始只是亡命之徒的话,那么他现在便是从无间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。

他的眸色本就是血色,这会在夜中泛着红光,像是准备好狩猎的野兽。

院中除了那几十名墨衣的弟子和阙鹤,远远的还有人往这边来。

待近了我才发现,是白日里见过的钰算子与厝奚。

厝奚扫了眼周遭负伤的弟子,又看向我俩,浓眉皱起:“净给我惹事!”

几道符咒从钰算子袖中飞出,于半空自燃,一道阵法骤然出现在我与魔修脚下,他叹气道:“宿华,莫要又做错事,否则宗门也护不住你了。”

我扯了扯魔修的衣摆,催促他离开:“走,快走吧。”

再不走就要被抓回去了!

对方是魔修,我却起了恻隐之心,不忍他真被抓回去。

魔修不为所动,抬剑指向钰算子的方向,刹那间阵法光芒大振,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他的胳膊瞬时失了力,搂在我腰间的力道松了大半,却在下一刻楼地更紧了。

“不怕。”

青年的声音虚弱了许多:“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。”

……

月如钩,冷清秋。

已经是晚秋时节,还有几日便要霜降,因此夜间温度低极。

我抱着膝坐在枯草垫起的鼓包上,看着眼前忙碌的青年。

他燃起了一堆柴火,动作间一节衣袖撩起,露出他满是青紫色镣铐痕印的手腕。

骨瘦如柴。

我脑海里闪过这个词。

察觉到我的视线,青年温顺又乖巧地半蹲在我面前:“寥寥还冷吗?”

谁能想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年,半个时辰前还在宗门发狂,硬生生冲破阵法,带着我逃下山。

我吸吸鼻子摇头:“不冷。”

眼下我们在一处不知荒废了多久的破庙中,宿华将此地大致清扫一番,便一瞬不瞬地盯着我,像是怕我消失不见了似的。

我有些不安地摸摸胳膊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:“宿华。”

听我叫他,宿华眼睛亮了亮,点头应道:“寥寥。”

那时他抱着我施展剑诀,招招狠厉,对着钰算子而去。

眸色深深,像漩涡一样令人不敢直视,却因我叫了他的名字,便若破开黑暗的雷电,瞬时亮了起来。

他的白发有些凌乱,衣袍也破烂,唯有一张脸干净如初雪。

我望着这汪春雪说道:“我不记得你了。”

他眼睛暗淡了一瞬,轻轻嗯了一声:“我知道。”

我又说:“我也修不了道了。”

宿华语气又缓又柔:“没关系,只要你康健无忧便好。”

我闻此愣了一下。

其他人得知我修不了道,皆是惋惜,甚至如阙鹤,执着地要让我重入仙道,可他却说只要我康健无忧便好。

我目光落在他的手腕上,抿着唇问他:“那你跟我,是什么关系?”

是什么关系,能让一个人冲破禁锢,不顾生死地要带我走?

宿华垂眸一笑:“寥寥觉得是什么关系,那便是什么关系了。”

这话说的……

莫非是什么世间不容的关系?

我本是名门正派,而他是叛宗魔修,嗯……单单这种对立身份,都可以编几十个不重样的话本子了。

“咕——”

还没等我从脑洞中回来,肚子先叫了一声。

自我醒来后就吃了一碟点心半壶茶,这会五脏庙已经开始抗议了。

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肚子:“有吃的吗?”

宿华愣了一下,面上有些窘迫。

我叹了口气,安慰他:“算了,饿一两顿问题不大。”

对方都穿的破破烂烂的,想来身上什么都没有…左右他对我也什么恶意,那便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我本想吃好喝好后再考虑今后的事情,结果连个开头都还没想,便稀里糊涂地被青年带着下了山。

宿华有些垂头丧气:“钱财储物皆在衍宗,我只来得及寻到洛川剑来找你。”

太惨了…

我下意识地抬手想摸他的脸,待手心中传来冰凉细腻的触感时,才如梦惊醒般想抽回手。

谁知对方反应比我更快,他抬手覆在我的手背,让我掌心牢牢贴着他的脸颊,又侧头轻蹭了一下,露出一个笑容来。

我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,心中默念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

阿弥陀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杏花小院中一片狼藉,伤势重的刀修相互搀扶着往紫云丘方向去,伤势轻的则留下来打扫院子。

除去那棵杏树完好无损,院中其他东西,包括墙面,都烂成碎渣了。

深秋的夜晚霜寒露重,众人肩头都有些发潮,钰算子抖抖衣领,揣着叁世书问站在身旁的厝奚:“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跑出来了?”

厝奚抽了抽嘴角:“怪我嘴欠。”

那日宿华骤然入魔,重伤了许多别派弟子,还是靠那位突然出现的蜃妖之王助力,才制止住神识疯魔的青年。

但这事引得其他宗门极其不满,认为他与那封印中爬出来的邪魔是一伙的,当场便有别宗前辈要求将其就地诛杀。

后来还是他好说歹说才将人带回宗门关在思过室,在场其他人也勉强同意了此事暂不声张。

毕竟是衍宗的剑修大师兄,在十九州也是颇有名气的新晋弟子,若是入魔一事被传出去,定然会惹得人心惶惶,宗门也保不住他第二次。

好在他事后逐渐清醒,每日乖乖在思过室受罚,直到他今日告诉青年,赵寥寥醒了。

厝奚:“他当时并无任何反应,我当他神智不清醒,谁知在我离开后便硬生生闯出思过室。”

钰算子叹了口气:“那孩子满心满眼都是赵寥寥一人,如今入魔神识受损,也只有赵寥寥制得住他。”

儒修提起赵寥寥,更加头痛:“赵寥寥虽捡回一条命,却失了金丹与记忆,唯一的好处便是那镜吞寒毒也跟着没了。”

现在想不起还好,若是哪一天想起了,那位一心想踏上天阶的小姑娘真的能接受自己无法再修道的事实吗?

还有巳月那边,该如何交代?

真怕到时他出了关便提剑追杀自己。

“钰前辈,厝奚师叔。”

阙鹤擦净脸上被剑气划出的血痕,朝两人行了一礼。

少年黑漆漆的眸子盯着碧眼的刀修一字一句问道:“厝奚师叔先前为何要阻拦弟子?”

宿华挣脱困阵抱着赵寥寥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的剑已经朝青年袭去,却被一道刀风挡住。

不用多想,便是眼前这位慎查总司出的手。

厝奚挑眉,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:“哦?”

阙鹤抿着唇,执拗地开口:“师叔为何要让他带走我师尊?”

厝奚勾唇:“既然拦不住,那便不要再强求了。”

“什么强求?!”

阙鹤只觉胸口一股闷气,逼得他急需一个发泄口:“是他强求,非我强求!”

“阙鹤。”

钰算子轻轻抬手,叁世书抵在少年肩头:“不要乱了道心。”

少年双拳慢慢收紧,恍然大悟般看着两人——原来如此,是故意的。

故意让宿华寻到寥寥,又故意放走他们。

他巴巴地守了人两个月,今日还未与她多说两句,便被人夺了去。

寥寥对他说做他自己,他便听她的,跑去明道子那处恳求解除师徒关系。

从此他做衍宗的剑修弟子,而非她一人的弟子。

师徒即是联系又是枷锁,戴着这层枷锁,他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再靠近女修一步。

本以为这种事要多费口舌,甚至受罚,谁知明道子一听他来意,便毫不犹豫地允了,还说要将他转在赵渺渺门下。

他追问之下才知晓,原来对方早就在去无回海之前,就替他做了打算。

……怎么可以这样?他又没犯错,为何就不肯要他?

若不愿要他,又为何一而再再而叁地救他,关怀他,让他稀里糊涂地就将真心掏了出来。

而如今,人人都要成全宿华,为那他呢,谁来成全他?

阙鹤失魂落魄地想,他怎么总是迟一步。

乞巧那晚,他看见女修后颈淡淡的吻痕时,就有了预感——

来不及了。

他错过了。

作者的话:

一点碎碎念…

越写越多了,好痛苦…我叙述能力怎么这么差,一个故事60章还讲不完!!!我今年真的能写完它吗…还有3天2021年就要和我说拜拜了啊!

当初本来打算55章完结,所以标题字数都是每隔五章增加一个字,后面又减少一个字这样的,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…这就是不囤稿不写大纲的代价吗?呜呜呜

不过真的真的真的快完结了,大概就是3章左右的样子…而且我还在纠结要不要来一炮的(。失忆被骗上床想想就很刺激!

朋友说宿华太惨了,身心都受伤,老婆也不记得自己了。

其实宿华这个人,他最会以退为进了,和赵寥寥相处数十年,他都是用这种方式一点点与赵寥寥更靠近,更亲密。

所以这次他也会采取同样的办法,毕竟赵寥寥对于湿漉漉的小狗是没什么抵抗力的

然后宿华的身世都还没展开写,有机会的话就在番外里提一提,他和赵寥寥第一次见面,并不是赵寥寥印象中的那一次,而是更早之前。

更早以前,宿华还是人生一片光明,繁花簇锦的小公子。

那时他就与跟着巳月下山的小小仙子见过一面。

与卿一面,便悦心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关于我在不同世界的做爱实录(高h,sm)

木木

心动藏不住(校园H SC 1V1)

沙丁鱼

烬夏(父女)

河中柳

反派他总想把我扑倒(SC1V1,高H)

澜澜

进入游戏后身边的人都变成扶她了

暖暖的小火柴

嫉妒(np)

MOMO